cosplay | doodles | writing
歐美 | 排球主線

盛夏的影子

裏:

及影 无授权翻 感谢阿欣


原作:真夏の影 あいだ



及川前辈失忆了的故事。度过了那样各种别扭的中高时代之后的两人,只有及川失去了记忆。


病是虚构的。并不是HE,结局理解成什么都可以。





0.




及川从窗户一直向外看着。窗外是平静的晴天好日。


窗户的对面生机勃勃地长着茂密的树木,更远处可以看见海。大海像镜子一样,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烁着耀眼的光。就算关上窗户,也能听到哭泣一般的蝉鸣声。


 “好刺眼……”


及川没想过要拉上窗帘。可以听见隔壁房间的老婆婆在看的高中棒球的声音。虽然屋子里面很凉爽,但是海边应该非常炎热吧。


虽然有种就要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了的感觉,但思绪却一直暧昧不清。


想要去烈日底下的海边。不是在可以听见空调声的干净的房间里,而是想穿着凉鞋用脚去感觉粗糙的沙子,去晒晒太阳,想去海边走走。


 “及川先生,有客人。”


听到这么一句话,及川转过了头来。


有一个黑发微长眼神很凶的男人站在那里。


 “谁?”


蝉鸣声越发显得吵闹了。


 “……我是,您的粉丝。”


男人保持着皱眉的表情,递出西瓜说道。


 


 


1.


 


过去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到。


 “非常抱歉地通知您,这里,确认有了损伤。”


医生看着MRI的图像,很淡漠地说道。


身体除了一些小伤根本看不出来,及川自己也觉得有不可思议的地方,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漠然地想着一定有哪里不好了。不过到底是没有想到是大脑。


遭受了交通事故。有一辆车直接冲到了人行道上。听说要是撞到的地方不好当场死亡也不奇怪。


 “这个伤很糟糕吗?”


就算看见了大脑的照片也觉得那像是虚假的,怎么也不能相信那种东西就装在自己的脑袋里。


 “实际上已经发现了您有健忘的征兆了。”


 “诶?”


 “遭遇到事故那时候的事情,您还没有想起来吧。”


 “嗯……是。”


不过,发生事故是受到冲击暂时的失去记忆这种事情倒是很常见的。医生像是看穿了及川的心情一般说道。


 “昨天来康复训练的事情你还记得么?来探病的家人和朋友的事情呢?”


那当然记得啊,这么想着。可是记忆模糊得像是有一层雾蒙着一样。有一种自己从很久以前就在这个诊室里听医生讲话的感觉。


 “那个,我妈妈吧,还有……”


来探望的人来了很多,我这么想着。


不过,说来为什么需要探望我。


我遭遇了事故。


事故?


 “没有必要勉强自己想起来的。”


五十岁左右的医生像是要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一样微笑了。像这样,自己也多少理解了现在的状况很悲惨这件事。


 “记忆……会怎么样。”


 “还不清楚。毕竟到现在人类对大脑的认知还很少。”


 “请告诉我,最坏的情况。……坦白地说。”


及川的语气从焦躁变得痛苦。明明连昨天的事情都想不起来,自己居然还能流畅地对话,真是不可思议。


 “祖父母之类的,有患失智症的吗?以前也被叫做痴呆症。”


 “……也就是说,会变成傻子吗。”


及川家附近也有患有失智症的老人。明明已经吃了饭,却说自己没有吃,明明就在家里,却喊着要回家。把孙子叫成女儿,明明那么宠爱着的,到最后还是连及川的事情也忘记了。


自己也会变成那样吗。这么想着就觉得突然浑身冰凉。


 “也不是完全就会一样,不看今后的情况什么也没法断言。不过,就算是失智症,变傻的程度根据个人也有不同。不会失去全部的记忆的。比较严重的患者也会很鲜明的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只不过,新发生的事情会变得非常难记得。过去的记忆也可能不能顺利的想起。”


曾经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到。去年才刚刚成年,大学生活很开心,然而就职却让人忧郁,不过还是认为船到桥头自然直。


 “现在一切都没确定。请不要变得悲观。”


这状况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乐观啊。


总有一天,连为自己悲观的事情也会忘掉,还能笑得出来吗。及川静静地盯着诊察室的地板。


 


 


 ・


 


 


记忆像梳子齿脱落一样一点点消失。然后自己理所当然地连忘记了什么都不知道。大脑那种部位受了伤所以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东西的名称和使用方法都还记得。对生活没有妨碍,但是对话的时候开始一点点地出现了违和感。


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探望。家人是当然的,大学的同级生还有高中排球部的前辈和后辈也又来。


及川除了家人以外都没有说过脑部损伤的事情。只是想和岩泉说,他正好在海外留学见不到面。


为了让自己不要忘记,事情听过以后就马上写到笔记上,之后再重复读很多次。来看望的人,当天发生的事情都详细地写到笔记上。这样做了之后,总算是能和别人保持正常对话了。


 “快点变得好起来吧。”


 “为什么会被车撞到的呢?”


 “请记得来学校啊,等着你。”


遭遇到事故时候的事情果然还是想不起来。及川暧昧地笑了一下,等到人都走了之后一个人把头埋在了床单里。


来到病房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及川已经失去了的未来。虽然不知道他们以后会变成怎样。可能是平凡的上班族或者为人父母,也可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不清楚。


自己一定无法看见他们的未来吧。尽管能继续活下去。但是,连自己认识他或者她的事情都会忘记吧。及川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哭了出来。


 


 


只有一个人,他未来会是怎样的很清楚。


 “及川前辈,你还好吗。”


影山已经被选为日本青年队的选手了。谁也不会怀疑他的未来吧。拥有才能,能运用那才能,而且也遇见了好的队友,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和自己的这个差别到底算什么。


明明和别人说话都能控制好自己焦躁的心情,对着影山却没有做到。


 “呵,来嘲笑入院的我吗?来问我是不是已经不能打排球了?”


及川自嘲地笑了一下,影山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真是个坦率的男人。就算年龄大了,这点还是没变。本性耿直,笨蛋,一点性格扭曲的地方都没有。这也是他的美德,以后他也会这么发展下去吧。


如果他没有才能的话说不定也会怨恨世界变成扭曲的性格吧,上帝真是不公平。


然后这个世界很美好的继续了下去。本来像世界通用一般没能打好排球的及川被遗忘,影山会继续他的光辉道路。确实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呢。


“我……还想,和及川前辈一起打排球。”


“这是在讽刺?”


影山嘴抿成一条线,像在忍耐着什么。想着干脆哭出来就好了。然后到处去说自己被欺负了就好。和影山对话的时候,心里都会不停地涌出焦躁的情感。


突然,好像感觉自己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为什么呢,就是想不起来。但是非常在意。影山的脸上,有着擦伤的伤痕。


 “及川前辈,就这么讨厌我吗。”


 “这不是当然的吗。”


连自己都被自己声音里的冷淡吓了一跳。自己能变得这么冷酷,及川还是第一次知道。


“那,为什么……”


 “要是你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什么都能做。”


影山泫然欲泣的脸扭曲了。


 “我,”


打断了一脸认真的他准备说的话,及川强硬地说道。


 “我没要听你想怎么样。”


影山的脸色几乎变得苍白了。


 “我不想再看见你的脸了。让人不愉快,赶紧回去。”


 


 


 ・


 


 


及川的大脑并不是完全不能记得所有新的事情。关于来探病的人,要是状态好的话过几天还能记得。但是最后还是会慢慢忘记。


再怎么详细地做笔记,结果还是有限度的。连要做笔记这件事自身都渐渐地忘记了。


不管赶走他多少次,影山还是会纠缠不休地出现。


对他说了很过分的话这件事,因为印象很深还模模糊糊地记着。


这不愧是多少有点惴惴不安,可还是背部挺直,眼神锐利。


影山每回都会带苹果啊蜜柑啊不同的水果过来探病。


“别再来了。”


“都说了不想看到你的脸。”


“天才二传手就这么闲吗?”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不管及川说什么,影山都没能给出一个正面的回答。只是一直默默地剥着自己带来的水果的皮然后吃着。


为什么他要一直来这个呆着一点都不舒服的病房,及川完全不明白。


“说不定你下次来我就忘记你的事情了。”


话自己从嘴里跑出来了。


关于记忆的事情只告诉了父母,而且拜托他们不要告诉别人了。连岩泉都还没说。


影山是最不想要让他知道的人。但是为什么就这么开口了呢。


“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也没有。”


及川望向窗口。距离遭遇事故的冬天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及川开始一点点地拒绝别人来探病。不仅是他们最近来探病的记忆,包括过去在一起的时候的事情,及川都开始慢慢忘记了。


好久不见,还好吗?


这个亲密地搭话的女人是谁,及川已经忘记了。


你不在的时候轮班表有点……


 


看来是在打工的时候认识的男人,也忘记了。连到底在哪里打工也不记得了。


为了多少保留着记忆,在皮肤上写字,用电脑记录,把声音录在手机里结果还是不行。自己在那里写过字录过音这件事本身都会忘记。


之后及川就开始慢慢忘记自己在为了什么感到痛苦。开始觉得自己从很久以前就在这个狭窄惨白的病房里生活。


可是,就算拒绝再多次,只有一个男人还是继续一直来探病。


 


 


 


2.


 


影山每天都去医院。他没有办法不这么做。


及川一直都冷淡地把他扔在一边。因为就算想要对话也很尴尬,影山一直都带着水果过去。


笨手笨脚的影山剥掉水果的皮需要花不少时间。及川不愧是没有拒绝他递出的水果。


 “及川前辈。”


及川没有看影山的眼睛。总感觉他有点不太对劲。及川身上几乎没有外伤。不过是一些小小的撞伤,看起来马上就能治好。可是及川没有出院。


及川觉得他自己,好像完全没有想出院的欲望。


不久之后,及川换了病房。换到了一间三楼可以看见海的安静的房间。


及川像是对自己的未来完全绝望了一样。可是只是遭遇了事故而已的话并不会有这么厉害的后遗症。


不过不管问多少次及川都没有回答。得到的回复只有,给我滚,别让我看见你,这种讨厌的话而已。


 


 


 


“你好。”


跟平时一样,影山稍微低下了头进入了病房。


 “下午好。”


那天及川微笑着面对着影山。影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及川一直是皱着眉迎接影山的。是不是被错认成别的什么人了这么想着。


 “及川前辈,我是影山。”


及川前辈愣住了,说了句“你好”。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起鸡皮疙瘩了。


 “及川前辈,我,是影山。是飞雄。”


 “哈啊。”


这么回答着,及川暧昧地笑了。


 “你好。”


及川彻是不会对着影山飞雄露出这样的笑脸的。


 “说不定会忘记的你的事情。”


想起了他以前说的话。及川对熟人好像也说过希望不要再来探病这件事。大学的朋友也好,女朋友也好,打工认识的人也好。对影山也说过很多次。


要是,是因为知道会变成这样才做那种事的话。


“……及川前辈,讨厌,我吗?”


 “……诶?不,没有讨厌哦?”


及川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看着影山。


 “及川前辈,关于我的事……”


已经不记得了吗。


后面的话生生的咽下去了。困惑的及川的态度比什么都是更好的答案。不想让他更加混乱下去了。


心里很痛苦。比起现在被他说讨厌自己要好一百倍。“影山飞雄”对于及川的内心来说,已经是一句不会唤起任何反应的话了。


他已经不会再因为看见影山表情变得扭曲了。


也不会再瞪着影山问是来干嘛的了。


他一直在这单人病房里面想着什么呢。知道回忆也好认识的人也好都会消失的他,到底有多痛苦呢。


影山突然地抱住了在床上半躺着的及川。


“诶”


及川虽然看起来很困扰,但是没有推开他。及川的身体有点冷,大概是因为在空调房里吧。


像是突然找回了自我一样,影山放开了及川。


“……请快点,好起来吧。”


遮掩着眼角的泪水,影山这么说道。


“唔,嗯。谢谢。”


及川轻轻地笑了,影山的心里却像是被碾碎了一样痛苦。


 


 


 ・


 


 


影山向在病房里遇见好几次的及川妈妈问了他的病情。最初不愿意说的她,还是沉重地说出了记忆障碍的事情。


“……不是影山君你需要担心的病情哦。身体也很健康。我工作整理好之后准备在家里照顾他。好吃的东西也能吃很多,美丽的东西也能看得到。并不是,什么不幸的事情。”


这么说着,长得和及川很像的美人妈妈开始流泪。


及川说过绝对不会对认识的人说这件事情。这很像自尊很高的他的风格。


“……对不起,我……我,该做什么才好。”


“都说了,不是影山君的错,你不用道歉。”


脑部的损伤到底对记忆有多大的影响,说实话大家都不清楚。但是,要是严重的话会忘记过去的事情,将来的事情也不会留在记忆里。掌管语义记忆的部位没有受到损伤,一般常识性的东西都懂。可是,关于自己做过的事记忆都会消失。


不论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还是今天发生的事,及川都会忘记。


 


 


 


“说粉丝是骗人的吧。”


影山像以往一样拜访了及川的病房。在开着空调的病房里吹干了在外面出的汗,每次都感觉有点冷。


虽然不会像以前一样被赶走,不过还是没有可以聊的话题,还是感觉很尴尬。所以影山每次都说自己是及川的粉丝。


 “……诶?”


 “因为总觉得你啊,有点奇怪。”


及川看起来一幅很高兴的样子。他已经完全记不得影山了。打排球的事情也好,初中和高中时候的事情也好,好像完全从记忆里失落了一样。


 “我是你的后辈。”


 “只是后辈?”


要说什么才好。你以前很讨厌我?还是应该说憎恨才对呢。


 “……我还会再来的。”


结果影山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病房。


记忆基本都消失了的及川确实正如他母亲所说的那样,看上去完全没有不幸的样子。现在的他似乎脸自己记忆消失的自觉都没有。


在这里的这个轻松开朗而又冷静的男人,大概就是及川的本性吧。


“要是你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什么都能做。”


完全不能想象跟说这句话的是同一个人。自己要是不在的话会更好吗。他会说出那样充满憎恶的话,也是因为自己吗。


出医院之后,蝉鸣声铺天盖地地涌来。空气像蒸炉一样热。


 “为什么,你……”


影山一个人喃喃自语道,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没什么哪一个才是真的。一定两方都是真正的及川。


如果真的想要从这个世界上把影山消除的话,及川有更加简单的方法。


影山盯着自己膝盖上已经好得差不多的伤口。


及川只要看着不管就好了。只是看着要被暴走的车撞到的影山就好了。


 


 


 


3.


 


“好,去海边吧。”


这一天,及川这么对到访病房的影山说道。


 “诶,没关系吗!?”


其实也知道根本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坏影响。不过却觉得一直都躺在床上的人突然跑到炎热的室外去会不会负担很大。 


 “要是中暑了该怎么办啊。”


但是,及川根本不愿意去听他说的话。


 “那个,你的名字是?”


 “……飞雄。”


 “走吧,飞雄。”


从来没有被及川像这样微笑着温柔地叫过名字。但是却怀念得快要流出眼泪来。


想要见过去的及川。就算只能听到冰冷的话语也可以。但是,也不想否定现在的及川。能够听到及川用这种温柔的声音对着自己说话觉得非常高兴。


内心的各种感情七零八乱,没办法整理起来。又辛苦,又高兴,又悲伤,又痛苦。


 “及川前辈。”


 “好啦,走吧。”


飞雄反射性地握住了那只伸出的手。呆在空调房里的他的手果然很冷。


 


 


 ・


 


 


直到现在也会因为急刹车的声音醒过来。那是个事故。因为患病而神志不清的男人所开的车撞向了在人行道上走着的影山。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偶然在车站遇到了及川,之后就一起走了。说着一些无所谓的近况,及川和平时一样冷淡。本来在下一个拐角附近就一定会和及川分开的。


 “真是,还是那么的不可爱啊。”


 “及川前辈才是。”


没想到居然会有车冲过来。因为事情太突然,即使是在排球中锻炼的反射神经也完全麻痹了。


好像听到有谁在叫。之后回过神来就已经被人用力地拉过去抱住了。


那个人的体温很高,有些许汗水和似乎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有血的味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影山完全没能理解。


 “救护车,谁来帮帮忙!”


 “车,喂,还好吗。”


 “有两个人被撞了!”


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东西也模糊不清天旋地转,大脑完全理解不了事态。周围有很多人聚集着。勉强明白了应该是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了。抱着自己的那个人,动都没有动过。


很久之后才知道,自己要被暴走的车撞到的时候,被及川救了的事情。


 


 


 


 


 


“真热啊。”


及川在海滨附近走着。盛夏的阳光照下来火辣辣的,热到光碰到海边的沙子就觉得要被烫伤了。脚陷在松松软软的沙滩上很难走。


不管日落之后怎么样,这不是大中午的时候散步的地方。因为是禁止游泳的海边所以没有在游泳的人。因为太热感觉视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海边很大,到处散乱着烟花的盒子、干了的海藻、碎掉的贝壳之类的东西。感觉像是和在前面走的及川两个人被丢在了这个世界一样。


及川走在岸边快要被海浪触及的地方。


从发生事故之后就一直在想及川的事情。每次在练习排球的时候脑袋里都有很多想法转来转去,“为了自己”或者“为了及川”什么的,“及川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高兴”什么的。


为什么救了我呢。万一有什么差错的话及川说不定就会死了。说不定被打到头的就是影山。及川绝对不是坏人,但是也不是个博爱的人。


但是,及川已经忘记这件事了。自己救了影山这件事,已经想不起来了。


就连及川憎恨着影山的纠葛也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及川再也不会埋怨影山,也不会责备影山。


被微笑着对待很开心。但是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


“啊,看这个,好漂亮的贝壳。”


及川蹲了下来,举起了一个小小的粉色贝壳给影山看。


“……不觉得热吗。”


 “当然很热啦。”


 “……请不要,把身体弄坏了。”


 “我啊,真的有什么活着的意义吗。”


对这句唐突的话,影山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诶。”


 “找到了好几本笔记,有时候会读一下的,不过,我啊,好像考虑着非常多的事情啊。”


影山因为惊讶僵直了身体。一直都以为及川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记忆障碍的事情的。但是,他说有记笔记,而且还会读的话,说不定他其实完全知道吧。而且肯定笔记上写着很多关于自己的坏话吧。


要是没有救偶尔遇见的影山,及川现在一定被真正的粉丝和同伴包围着,过着充实的日子吧。对影山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不喜欢那样子,这么想着。可是他一定那样会更幸福的。觉得无法祈愿他的幸福的自己很不堪。


明明想着及川的事情很辛苦,却不能控制的每天都在想他。明明见面的时候内心都会激起涟漪无法平静下来,注意到的时候却很想见他。


回过神来眼泪已经沿着脸颊掉落到滚烫的沙子里了。饱含着盛夏的热气的沙滩,迅速地吸收了影山的眼泪。


及川转了过来,盯着影山。像是在观察的那冷静又透彻的眼神,跟以前本来的他完全没有改变。


 “你喜欢我吗?”


眼泪接连不断地掉落下来。滴到沙地上之后被蒸发了。


影山低着头没有回答。及川像是把那个当作答案接受了一样。


 “我大概也喜欢你吧。”


 “及川前辈,过去非常讨厌我。”


但是为什么,救了我呢。明明不管怎么追寻都不肯回头看一眼。


 “对于讨厌的人的事情,是不会那么详细地写在笔记上留下来的。”


 “会做的,及川前辈的话。”


影山噘着嘴说道,及川轻轻笑了笑。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样写着。”


 “骗人。”


及川不可能写那种事情。


 “谁知道呢。”


及川一点也不害羞地说道。


 “但是,只在这里说一次,我觉得我是喜欢你的。”


就算只是玩笑,心脏也像要停跳了一样。


 “……骗人,的。”


 “就算本人这么说了也不信吗?”


面前的男人,用和及川一样的脸像及川一样笑了。开始考虑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想要见及川。尽管他就在眼前。想要听到及川亲口的回答。尽管以前的他根本不会说真话。


为什么,救了我呢。明明是讨厌我的。


可以留在你身边吗。能允许我,一直留在你身边吗。


 “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自己是最强的。”


及川看着水平线慢慢地开口。


 “及川前辈是,最强的。”


及川把头转了过来,背后的海面波光粼粼。突然想要回到和他偶遇的那天。说不定真的没有遇见会比较好,不过自己的心却不愿祈愿那种事情。至少,想回到那一天。


第一次这么强烈地憧憬着一个人。觉得他很厉害。一直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现在也是?”


 “当然是的。及川前辈,一定永远都是最强的。”


在全日本的比赛中出场的时候,见过了各种各样的人。更加美型的人也好,更加强大的人也好,更加弱小的人也好,非常的多。但是,像及川一样的人一个也没有。能像这样吸引着自己的人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


很脆弱,但也很坚强。很固执,很会开玩笑,很帅气,比谁都要认真。


手腕被突然抓住了,有什么温暖的东西碰到了嘴唇。花了几秒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吻。


突然有一波特别大的海浪,打湿了两个人的脚。


 “……以前也做过吗?”


及川像是得意于自己的恶作剧一样笑了起来。影山拼命地摇头。


呼吸变得痛苦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呢。并不是想要被他憎恨。自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一直都焦躁着。虽然及川能够这么温柔很开心。但是不可能不知道他长久以来积累着的东西的。其实是不想像那样被他救了的。如果能够让他取回记忆的话,自己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可是说不定能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


“及川前辈。”


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喊了他的名字。


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所以影山说出了脑海中浮现的最无所谓的一件事。


 “……不要用你,用‘你这家伙’来叫我。”


 “虽然可以啦。你是M吗?”


 “不是的。”


运动鞋湿透了,连鞋子里面都进了水稍微有点不舒服。海水还是一波一波地静静涌过来。


一切都让人觉得很怀念,很遥远。明明觉得中学生活只不过是前一阵子的事情。


 “可以稍微说说‘你这臭小鬼’吗?”


“果然是M嘛。”


及川像是感到奇怪一样笑了起来。只是看到那个笑容,已经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只是很喜欢,一直都很喜欢,这样而已。干脆把这个人当成已经和以前不同的及川好了,那样一点很轻松吧。


尽管记忆消失了,这个人还是及川。就算对影山的态度跟以前转变那么大也好。从视线,动作和语气的各种细微之处,都看不出影山所知道的及川了。很痛苦,快要无法呼吸了。从第一天见到他的时候开始,这种痛苦一直在心里挥之不去。


 “真有意思啊,‘你这家伙’。”


及川轻轻的笑了。这份痛苦,如果能够证明和及川一起度过的时间的话,不消失也没关系。


不知道该怎么办。喜欢及川,要是能够为他做一些事不管什么都想去做。但是什么也做不到。所以至少,就算及川忘记了,只有自己一直都记得就好。记住他是怎么发球的。怎么笑的。怎么说话的。一个不漏地都记住,刻到心里去。用力地用力地,和痛楚一起刻到心里。为了让它们绝对不会消失。


及川完全不在意被浸湿的裤子,慢慢向海里走去。唰啦唰啦地溅起海水也毫无迷惘地向前走的样子很可怕。


 “及川前辈。”


 “你还会再来探病吗?”


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在颤抖。


 “会来的。每天都会来的。”


有种及川要就这么沉到海里去的错觉,影山立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跟发生事故的那时候刚好相反。那个时候他就是这样抱住了影山。


 “及川前辈……”


 “这是约定哦。”


回过头的及川笑了起来。第二次的亲吻有海水的味道。像是要拉住及川一般,影山用力地抱紧了那具身体。





评论
热度 ( 142 )

© 漿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