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play | doodles | writing
歐美 | 排球主線

【及影|宮影】喜歡我,好嗎?|02

▪️及→←影、宮→影請注意
▪️東京大學生設定,有私心自我流設定
▪️有發展成長篇的可能性
▪️人物性格不熟悉可能有OOC
▪️以上都能接受就請往下看吧

在前往商圈的路上,兩人之間有著微妙的氣氛,沒有人願意主動先開起話題,恣意的讓空氣中瀰漫著微妙的尷尬,宮侑雖然很愛挑釁影山,為的只是看影山想回嘴卻不知該怎麼做的困惑樣子,又或者只是想看影山受到挑釁後因不甘心整張臉皺成一團的滑稽樣子,但他也算是個會閱讀空氣的聰明人,身處在影山低氣壓的情況下,他在尋找最適當的時機,決定詢問影山跟及川之間發生的事,也試著釐清兩人的微妙關係,
「飛雄,算是作為幫你免費弄頭髮的報答,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搭上了公車後,宮侑最終還是敵不過處在兩人之間的尷尬氣氛,率先開啟了話題,
「好啊。」
「你跟及川過去發生了什麼事?」在提到及川兩個字時,宮侑特地加重了語氣,強調這句話的重點,果不其然,影山在聽到及川的名字時,表情又瞬間扭曲,宮侑又再次確認了這兩人之間確實發生了對影山有著重大影響的事情,
「宮前輩為什麼對及川前輩的事這麼感興趣?」影山雖然呆但實質上也不是個傻子,在消化完宮侑的問題後,他知道宮侑在想辦法從自己這裡套話,但任何有關於及川徹的話題自己都不想去觸碰,不想讓自己又過度反應與在意,因此故作鎮定的反問宮侑,但異常冷漠與冰冷的語氣卻完全出賣了影山的動搖,
「只是想知道你的事而已。」宮侑又再次試著向影山投球,等待著影山的反應,
「我跟及川前輩之間什麼都沒有,我們只是前輩與後輩的關係。」
「飛雄,你啊...
「是不是喜歡及川。」
宮侑又直接被影山忽視投出的球了,雖然知道影山對於感情這方面很沒敏感度,但連續兩次的投球都被無視掉,宮侑也真的稱不上是享受,
「...」影山的沈默就是最好的回答與默認,
「你知道我為什麼今天要幫你嗎?」
「不是因為看不下去我的打扮嗎?」
「不是,我才沒那麼閒。」
「是喔,那是為什麼?」
宮侑沒有回覆影山的問題,自淨的將話題結束,影山等不到宮侑的回覆也不打算繼續進行這個令人不快的話題,兩人皆若有所思、安靜的看著沿路的風景,在東京車站的前幾站,宮侑示意要影山跟著下車,影山疑惑的跟在宮侑身後,看著宮侑熟門熟路的在小巷子裡穿梭,走進外表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店裡,一進門就看見跟宮侑長得一摸一樣的人,
「歡迎光....」
「治~」
「...你來幹嘛。」
「治!你也太冷淡!」
「對你無法擁有熱情。」
「今天我帶來一個醜八怪要麻煩你改造。」
「嗯,我看到了。」
感受到宮治投來的目光,影山不自在的打了聲招呼,畢竟跟宮治有著在春高的一面之緣,宮治朝影山的方向禮貌性的點個頭後,便隨意拿了店裡的幾件衣服,示意影山跟他一起去更衣室,
「這幾件你試試看,喜歡的話就買,我會看在侑的份上幫你打折的。」
「...阿,謝、謝謝!」
「換好直接走出來就好,我會跟侑在外面等你。」宮治面無表情的從更衣室走出來,瞟了一眼在店裡瞎晃的宮侑,便開口問道,
「侑,你打算什麼時候告白?」
聽到有關影山的話題,宮侑收起招牌的輕挑笑容,換上了嚴肅且認真的表情,
「...不知道,他心裡有人了。
「而且感覺忘不了。」
「是及川徹嗎?」
宮侑沈默不語,只輕輕的點了頭,
「那你做這麼多是為了什麼?」
「只希望有個位置,偶爾會想起我。」
「超級心機男...根本準備趁虛而入吧你。」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話說回來,你不進去幫他嗎?依他可怕的穿搭能力,侑你還是進去幫他吧,我不想再看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穿搭了。」
宮侑嘆了口氣,重新拾起一貫的輕挑笑容,走進更衣室裡準備騷擾影山,
「醜八怪,衣服換好沒~」
「宮前輩!請你不要偷看!」
「我是好心要幫你配衣服...」
「我、我穿好了!我馬上出去,不要偷看!」
拉開更衣室的布簾後,映入宮侑眼簾的影山穿著簡單剪裁且厚磅的oversized 白T,並將衣服下擺紮進黑色的白滾邊束口褲裡,腳上穿著之前跟宮侑一起去買的PUMP FURY,搭配著宮侑特地造型的髮型,看上去影山就與韓國街道上穿著運動風的男生無異,
「...」
「之、之前聽別人講過我可以這樣搭...就試試看了。」影山看到宮侑吃驚的樣子,以為是自己又搞砸了,對於穿搭與外在沒有自信的他,開始急著找藉口為自己的穿著辯解,
「...飛雄,你知道人要衣裝,佛要金裝的道理嗎?」
「哈啊?人妖?」
「算了,我的錯,不該對你抱有期待。」宮侑為了隱藏內心因影山所帶來的躁動,像平常那樣不留情面的嘲弄影山,這話一出口,毫無意外的換來影山的一記眼刀,
「這套衣服你穿起來很適合,去結帳吧。」
「話說回來,宮前輩不打算為等下的聯誼做準備嗎?」
「我每天都長的很帥,不像你每天都是醜八怪。
「而且今天的主角不是我。」
影山先是看著宮侑露出困惑的表情,但卻不同於平常因無知而展現出的疑惑,而是若有所思且認真在考慮著事情的表情,留下「我去結帳。」後便離開了更衣室,
看著影山離去的背影,宮侑不盡開始胡思亂想,猜測著剛才影山口中的“別人”究竟是不是指及川徹,若真是意指及川徹,那自己在面對影山無法忘懷的初戀前,究竟有什麼勝算。

评论 ( 12 )
热度 ( 70 )

© 漿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