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play | doodles | writing
歐美 | 排球主線

【及影|宮影】喜歡我,好嗎?|01

▪️及→←影、宮→影請注意

▪️東京大學生設定,有私心自我流設定

▪️有發展成長篇的可能性

▪️人物性格不熟悉可能有OOC

▪️以上都能接受就請往下看吧


教授的聲音不斷地在耳邊徘徊,卻完全沒有心思將那些語言抓進耳朵裡並透過大腦吸收,拿在手中用來做筆記的筆沒有盡到應有的責任,而是不斷地在筆記本上點出一個個黑點,感覺脖子快要無法支撐因瞌睡而搖晃的腦袋瓜,趁著意識還沒開始迷離,真誠地在心裡跟講台上口沫橫飛的教授說聲對不起後,準備放飛自我的意識之際,手機的螢幕突然亮了起來。

『辣韭金田一:影山,下午部活不練球來幫我們湊聯誼的人數啦!』金田一的訊息對影山而言正是漂流在海上時發現的一根枯木,是種脫離迷離意識的救贖,他趕緊把握住機會滑開手機,點開行事曆,確認今日的行程,4/27 不練球,跟宮前輩去買球鞋。映入眼簾的這行字,給了影山充分拒絕參加聯誼的理由,
『抱歉金田一,我不擅長聯誼那種活動。而且今天已經跟宮前輩約好了要陪他去買鞋。』
『辣韭金田一:不然你們買完鞋子一起來參加啊!』
『辣韭金田一:今天晚上七點在東京車站旁的卡拉ok1009包廂,我們會等你跟宮學長來!』
『...好,我會拜託宮前輩的。』面對金田一強硬且不容拒的請求,影山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辣韭金田一:謝啦!對了,遲到的話要個人solo喔!』
經歷過金田一的訊息轟炸後,原先綁架意識的睡意蕩然無存,影山看著金田一最後傳過來的訊息,輕輕的嘆了口氣,點開與宮侑的對話框,
『金田一剛剛拜託我們一起去參加聯誼充人數,不知道宮前輩買完鞋後有沒有空?』按下傳送鍵後,訊息馬上被已讀,但過了五分鐘後,遲遲沒看到宮侑的回覆,影山又輕輕的嘆了口氣,猜想宮前輩應該是不願多花時間在臨時的聯誼邀約上,準備告知金田一今晚的聯誼會隻身前往時,收到宮侑回傳的訊息,
『宮前輩:飛雄,你知道今天晚上的聯誼是跟及川的學校一起辦的嗎?』看到及川的名字出現在螢幕上,影山開始愣了一下,沒別的原因,就只是單純的過度在意及川徹,對自己而言,及川徹這個人的存在意義大概就僅次於排球對自己的重要性,只要一提到及川徹,就會渾身不自在,只要一看到及川徹,就會思緒混亂,開始胡思亂想,不知道及川前輩是不是也遇到喜歡的女生,甚至已經交女友了;不知道及川前輩的跳發球是不是又更精準,威力更強了;不知道及川前輩在來東京念書前,對前去送行的自己表現出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究竟代表著什麼?

就算那代表著什麼,其實也不重要了,因為已經答應了,不會再去喜歡他。

『宮前輩:今天不買鞋了,我跟你一起去聯誼,在哪?』收到超出預期的回覆,影山將思緒拉回,趕緊把今晚聯誼的訊息告知宮侑,
『1900在東京車站旁的卡拉ok,1009包廂。』
『宮前輩:你今天穿什麼衣服?有帶錢嗎?』
『就隨便一件T恤跟運動短褲,不過,宮前輩為什麼好奇這個?』
『宮前輩:我就知道...你這個沒救的乖寶寶...』
『這跟乖寶寶根本沒關係吧!而且我不是乖寶寶。』
『宮前輩:你等下下課直接來商學院找我,才不要跟醜八怪一起約在校門口。』
『宮前輩:還有錢包如果錢不多記得去領,乖寶寶。』

莫名其妙的被罵醜八怪,下課後影山臭著一張臉前往資訊大樓赴約,在所屬商學院的資訊大樓前,影山的體育系穿著顯得格外顯眼,看著進出大樓商學院學生們的時下穿搭後,平時不怎麼在意外表的影山也不免對於自己的外表感到不好意思,開始思考起自己是不是真的如宮所說的醜八怪,
「已經夠醜了,還一直皺著眉頭,你是要醜到下地獄嗎?」背後傳來耳熟的聲音、輕挑的口吻,影山一轉頭映入眼簾的就是宮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我說你啊,難得有著好看的臉蛋怎麼就這樣放任自己變成醜八怪啊,邀這樣的你去聯誼,我想只有白痴做的出來。」跟宮相處久了,聽的出言下之意的影山又把眉頭皺的更擠了,噘起嘴,眼神兇惡的看著宮,
「宮前輩,你叫我帶錢包是要幹嘛?」一氣之下影山連平常的禮貌都不顧了,
「你覺得你穿這樣去聯誼會有人要跟你互動嗎?醜八怪寶寶。」
「這樣還好吧?就跟我平常的穿著差不多啊...而且我只是去湊人數的...」
「那剛剛是誰在這裡看到其他學生的穿著還感到不好意思的?」
「那...那只是因為好奇他們怎麼都穿那樣!」
「好了醜八怪,現在才四點而已,我們等下有的忙。」宮將胳膊架在影山身上,強硬的將影山帶離學校,卻不是預期中的前往商圈,而是先來到了宮的住所,
「宮前輩,我們現在要去哪?不是要買衣服嗎?」
「對,但要先把你那個沒有任何設計感可言的頭髮造型一下。」面對外表,宮有著絕對的敏感度,其實從他平日的打扮就可以察覺到,若不是因為排球佔去他大部分的時間,他絕對會被時尚界挖走去當所謂的網帥,
「飛雄,介意我修一下頭髮嗎?」
「不會,麻煩你了!」看著宮侑熟練的用著剪刀,將影山原先毫無設計感的髮型修剪出方便整理與造型的層次,影山目不轉睛的盯著宮侑專心致志的臉龐,想著原來這個男人也有安靜且認真的時候,
「是覺得我太帥準備接受我,愛上我了嗎?」感受到影山目光的宮,用著輕挑的語氣對上了影山的目光,
「不是,我只是在想,宮前輩每天早上都花多少時間在整理外表?」得到意料之外的回覆,原先想調侃影山的宮先是愣了一下,想著這個單細胞甚至沒發覺到自己在投球啊,
「醜八怪寶寶不用知道,反正你也只有今天才好看。」
「你才醜八怪!」
「醜八怪寶寶不要亂動!等下剪壞我不負責。」看著眼前的單細胞不甘心的噘著嘴,惡狠狠的瞪著自己,宮侑默默的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想著自己的攻略之路還很漫長,
「飛雄,眼睛閉上。」
「在我說張開之前都不要亂動。」影山聽聞後乖乖的把眼睛閉上,空氣中有著少見的和諧氛圍,只有吹風機與電捲棒的聲音,彷彿剛剛的小插曲都沒發生過,宮侑不禁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此時,
「好啦,宮侑的變魔術時間!」宮侑將影山帶到鏡子前,
「飛雄,把眼睛張開。」
宮侑幫影山弄了一個韓國時下最流行的微中分髮型,相較於之前呆板的M字瀏海,鏡中的影山多了份時尚感,完全換了一個人,讓人無法與之前體育系的影山做出聯想,
「...恩,意外的好看,謝謝你,宮前輩。」
「好了,乖寶寶,我們只完成了一半,接下來要把你身上這醜不拉嘰的衣服換掉。」
「可是這件二傳之魂是我最喜歡的T恤....」
「你看起來就像個死宅男,根本沒有人會對你有興趣,甚至是及川。」
「...走吧,宮前輩。」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但宮侑捕捉到了,在提到及川時,影山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但很快的便恢復了原狀,並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

评论 ( 17 )
热度 ( 86 )

© 漿果 | Powered by LOFTER